说说这本书不火的原因

发布日期:2020-10-19 19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先说一下这本书的优点,三观明显,做到了书中有灵魂,这是区分一本书好与坏的最本质因素。文笔比较扎实,不浮夸。幽默诙谐,严谨兼有。主角个性鲜明,有血有肉,配角不脑残。缺点也很明显,剧情不连贯,经常脱节,往往沉浸在一个事件里面时,由于不连贯一下就把你从沉浸中拖了出来,感觉很不好受。而且感觉剧情的发展是莫名其妙的。细节处理太毛糙了,应该细致处理的时候没有细致,不应该细致描写的时候,通篇大论,而且出现这种的情况不在少数。

  说完优缺点,那说一下我个人认为这本书不受欢迎的原因吧。三观太正,太狭义。小说来源于现实而超脱现实,而网络小说是新时代的产物,不同于传统小说,作者文笔好驾驭能力强只能加分而不能决定小说是否受欢迎。真正能决定是否受欢迎的因素是三观的共鸣,灵魂的共鸣。戳中读者的痒处才是作者应该首要去琢磨的事情,很明显本文作者没有戳中大部分读者的痒处。国家说穿了就是一个统治工具,爱国主义是维持这个工具的精神支柱,作为个人爱国无可厚非,但为爱国而不爱己,那就太狭义死板了。文中不断地强调保护普通人是修真者的天职,强者的鲜血是为弱者而流,这是拿军人的要求去要求所有的修真者,修真者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生命,那怎么去触及更高层次的“真“?什么是修真?我不说个人理解,文中作者自己提过就是修真我,难道修真我就只能修舍我之道?三千大道殊途同归,作者把修真想得太狭义了。主角的思想都还没有跳脱国家这个初级层次的限制,那还修什么真?不火的原因我再说得俗气点,那就是没有满足读者的意淫,大多数读者包括我本人在现实当中处于社会底层或者中层,生活难免受限制,难免受气,多少都会对国家存在不满,那我看个小说,竟然还被国家处处限制,这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还不断地向主角灌输那狭隘的爱国主义,你们说大多数人看了会受得了?

  这本小说真是可惜了,神作各方面的要求基本都达到了(细节与连贯性需要改善),就输在三观上啊,只能说作者把修真修神修仙理解得太片面了。举些大家比较认可的神作,凡人修仙传,仙逆,吞噬星空。主角的修炼之道根本就没被一个国家或者门派所限制,主角的眼光更远大,他坚信他能走得更远。同时他也没有舍弃“爱国主义‘’,救门派于危难水火之中,在种族的生死存亡之刻,更是将舍我的精神发挥到极致。不是说写文章都要按照主流的写法去写,毕竟条条大道通罗马,速途同归,但是走在不同路上的读者们才是最重要的啊。

  普通人是修真者的天职,强者的鲜血是为弱者而流。’我最烦的就是这句话,但老还被经常提起,老有各种事各种人来印证。纯粹的弱肉强食那只是野兽,拥有了智慧的种族,为了维系稳定与延续才制定规矩来抑制弱肉强食的本性,但并不代表弱肉强食就不是动物与生俱来的本性啊。文中人类对妖族的恶就是人族的善,那妖类对人族的恶又何尝不是对妖族的善。作者写的小说只突出前者,那说明主角修真修了这么久都一直没有理解“真”的含义,只是个伪善的人罢了。现实里就跟无脑的爱狗人士(爱狗没错,但要带脑子)没区别,问问大家,谁喜欢那些没脑子的爱狗人士嘛?作者这篇文章要是定位于宇宙文明宇宙争霸的来写还差不多,非得当成修真文来写,真是画蛇添足。

  修真者和普通人都是人,法律上和人性上都是完全平等的。超越国家发自内心的平等。普通人不应该认为自己是弱者而强行要求强者牺牲,就像盘龙星;强者更不应该强行压榨弱者,就像真人类。

  所以作者在不停的重复强调普通人的力量,不过由于一本小说必须有主角,加上网络修真小说的特性,就看到了主角一次次的充当救世主。

  看看其他的小说,哪一个主角不是在争取自己的强大超越所有人,一本小说最怕的是力量的失衡。当一个人可以懒得连计谋都不用从自己的绝对力量上单挑一个星球,修什么真,算什么人,那真的就是另一个种族了。

  一个国家有英雄,英雄和普通人一样,不应该强求他们,更不应该盲目推高他们,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。这才是平等。要是这位英雄打个哈欠就可以把地球弄没了,那真的就是完全脱离人了。

  另外这是很少见的推崇程序正义比结果正义重要的网络小说。尽管情节上没有特别着重这一点,但真真算很不错的了。可见网络写手多少屌丝和键盘侠

  有点意外,竟然加精了。个人观点,不论对错,多多指教。不过这本书受欢迎程度不高也是事实,确实有点可惜了。我觉得也不要认为读者里小白占大多数,那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错觉罢了。有人说吞噬星空写得不咋地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,我倒是觉得在模式上这两本书挺类似的,不过是吞噬强调了个人,修真四万年强调整体。我说过,这本书要是单纯的走宇宙称霸路线,这三观倒适得其所,然后再把剧情的细节处理好绝对神作。科幻题材小说一直疲软,作者可能因此加入修仙修真来吸睛,这类科幻加修真的写法也早就出现过,还不少。但目前来讲真正成功的,不说是成功嘛,我怕有人喷我,就说是出名的还真只有诸如吞噬星空那么几本小说。